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雷安】能不能不下雨了

之前一般都写安迷修视角,这次写写雷狮。




———————————————


雷狮对安迷修印象深刻。

提起安迷修,首先想起的是激烈地打斗,令人热血沸腾。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们见面就会打架,也不清楚是谁先挑起。

他和安迷修只要一碰面,一触即发。




雷狮醒了。据医院的医生说,他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逃逸,是路人把他送了过来。他受的伤很严重,如果不是送来的快,他很可能会失血过多死在路上。


他觉得确实是遇到好心人救命,但是大马路上千千万万,正好是那位路过的而已,要说他雷狮那么容易死,实在是不大现实。
雷狮更在意的是肇事司机。

“撞了本大爷还想逃逸——胆子不小。”

表弟卡米尔冷静地告诉他,大哥你别激动,人家已经被抓了。
卡米尔心想不这样可能那位司机明天就是报纸头条的受害者。
但是他有点想过了,雷狮其实只是想找一个人打一架,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特别怀念打架的感觉。他还去找佩利打了一架,估计是佩利没用全力,一点都不刺激。

所以他决定去找安迷修。





雷狮对安迷修说,来打一架吧。

安迷修愣了愣。

“为什么?”

雷狮其实也找不到理由打上一架,于是他说:“我看你不顺眼。”


安迷修低着头,可能是在忍耐着什么,再抬头的时候,眼底就已经冰冰凉凉的了。

“好啊——那就来打一架吧,恶党。”




他们打的难解难分——但是卡米尔打断了这样的解说,因为听起来像是在描述艺术创想的胶水和纸。


对啊——就是这种感觉,“安迷修——!!”

想让他的脸看着自己充满怒火,斗志昂扬,就想他总是自称的最后的骑士那样——

可是安迷修分神了。


安迷修跪坐在地上,嘴角溢出来血丝。
雷狮揪着他的领子强迫他抬起头看他,问:“安迷修,你为什么分神了?”

其实他想问。

安迷修,你的眼睛里为什么没有光?





下雨了。

安迷修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很快就被雨点打到透明。

他用那双无光的眼睛看着雷狮。说了一句话。




“能不能不下雨了?”




雷狮放开了他。如果是平常的自己,一定会说,你在说什么啊?我问你为什么分神,笨蛋骑士。

可他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他对面前的人说:“起来。”

“安迷修,起来,别坐在这里。”

“你想淋雨吗?”




谁知道为什么他会担心安迷修。
总之去完医务室,他就感冒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在胳肢窝下夹体温计,忍不住嘲讽:“听过怕打雷的,没见过怕下雨的。”
“现在你见过了。”
“为什么会怕下雨?”
安迷修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去。

“因为在雨里背过一个傻逼。”



雷狮发觉安迷修说的话他越来越听不懂了,索性回病床上躺着睡觉。
隔着一个帘子,他听见护士对隔壁床的安迷修说:“38度……没事淋雨做什么,看看,现在发烧了吧?衣服还湿了,这病号服你也不能穿走,你看谁给你送送衣服吧。”

雷狮居然在想,同样淋了雨,我只是感冒,安迷修却是发烧,还是我的身体比较好。
想完了他决定还是睡一会儿。

“说起来我记得你,不过你跟隔壁那床不是情——”护士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是被制止了。


雷狮睁开眼睛。


护士跟安迷修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跟安迷修是情……
情什么?

难道他跟安迷修是情敌?
……怪不得这么想跟他打架。


……但是那个夹在他们中间的女人又是谁?





雷狮想了好几天,都没记起来是谁。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安迷修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




……所以说,那就是那个女人了?


雷狮不知道怎么描述现在的心情。
很不舒服。




最终雷狮还是忍不住拦住了刚下课的安迷修。

“我听到了你跟护士说的话了,”他说,“我们……是情敌吗?”
“……”
安迷修沉默了。

“雷狮,你把什么东西忘掉了?”
“——今天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就是我们抢的那个女人?”
“……雷狮,”安迷修说,“你个傻逼。”


雷狮觉得这场车祸带走了不少东西。如果是平常的自己,肯定会一拳打在对方身后的墙上。
可现在的他居然在想,安迷修的眼睛真好看。
“我不记得那个女人了,也不喜欢她了,所以……”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雷狮——”
“安迷修……”
安迷修眨了眨眼睛。
“你先说。”
操蛋,为什么他眨眼睛那么可爱?
“我说,安迷修,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可能什么?”

雷狮遮住了安迷修的眼睛。

“……我喜欢上我的情敌之类的。”




不然就会让他看到自己发烫的脸颊。




“这我不知道。”
安迷修说。


“但我刚刚想说的是,雷狮,我们原本就是情侣,你个白痴。”




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抱住了安迷修。
怀中的人身上有青草的气味,加上洗的干干净净的衬衫上的肥皂味儿,闻起来很舒服。

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天上就又开始下雨。

安迷修说。
“我发现跟你待在一起老是会下雨。”


雷狮模模糊糊地想起来他跟安迷修大吵了一架,然后恍惚中走上马路。
有个人说,你个白痴,你别死啊。
他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趴在那个人的肩上,在雨中被一步步背向医院的方向。


在意识消失殆尽前,雷狮闻到了青草的味道。




“嗯,是啊,老是下雨。”
安迷修在他怀里发出很轻的一声叹息,“能不能不下雨了?”
“不能。”

如果跟你待在一起就会下雨,那就让它下去吧。




“破镜重圆要不要来亲一个?”
“你还在感冒好吗——唔……”


“反正你马上也要感冒了。”





———————————————


味增拉面真好吃,就是没有红烧肉。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