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雷安】听见我的声音了吗?

上次玩花症产物《花落有幸》的换视角。觉得应该要有始有终一下……(屁呢)




———————————————




安迷修睁开眼睛。

已经不知道是躺着的第几天了。他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院子里。

现在应该是上午九点左右,阳光打在安迷修身上,暖洋洋的。
“啊……”

说起来,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喉咙干燥发疼,也没有食欲,只是不断灌着水。

他捂着小腹,凉凉地叹了口气。




竟然,还是没有食欲。




“唔……!”他赶紧捂住嘴,踉跄着跑回屋里,抓着木桶呕了出来。

“咳、咳……”

安迷修低着头大幅度地喘息,像呼吸困难患者在全力呼吸一般。他下意识地抓住桶的边缘,然后一倒。
桶被打翻了。
一大团水蓝色的花瓣涌出桶边落在地上,干燥,芬芳馥郁。

美丽的事物,为何让人如此痛苦?




“为什么……”


为什么,怎么办?

他感觉快要死掉了。
好难受。


安迷修不知喉咙里的花瓣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恢复原状。
他想过如果真的快要死了,那就去见雷狮一面。

但是现在的我,是喉咙里会呕出花瓣的,不需要进食的……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触到他身上,似乎在丝丝缕缕地找地方钻进去。


——一个可以光合作用的,怪物。




安迷修又闭上了眼睛。在这个夜晚。
不知道已经变成怪物第几天的夜晚。


安迷修的身体蜷起来,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像在黑夜中卷起花瓣的一朵花。






他们都说,酒后吐真言。

他想接一句,死前吐真言。

虽然没人听他的真言。




他不是大象,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死,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下一个小时,或是下一分钟。

安迷修第一次觉得找不到人是如此绝望。雷狮本该在的地方,也许在的地方,都没有他的人。
他扶着墙壁又往手上咳出几片花瓣,赶紧攥在手心里不让人看见,警惕地环顾四周。

那是…雷狮……?


太好了啊,终于找到你了。




他穿梭在人群中,坚持向雷狮的方向过去,也不在乎撞到了谁碰到了什么,兀自向前。

——我有一句话,一定要说出口……




终于追到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小巷。
安迷修用力捂住了嘴,又控制不住地掉出花瓣来。

……不行了……

他朝离自己不远的那个熟悉的背影,大声喊了出来。


“雷狮,我喜欢……”




视野消失之前,他高兴地看到那个人回头了。







“哪里来的花瓣?……这是什么花啊,颜色真好看,居然跟那个蠢骑士的眼睛一个颜色。”
墨发男人捧着花瓣,嘴角微微勾起了少见的温柔弧度。


“如果那家伙看到了,应该会喜欢的吧?”







fin.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