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雷安】只有我不行的恋爱(下)

上篇中篇翻主页,日常放不出内链。


————————————————————







安迷修今天被打了。


动手的人是安迷修同班女生新交的男朋友。那女生在旁边不断劝架,魁梧的男朋友才没有继续动手,嗤了一声扭头走了。
女生跟上去,撒娇说:“别生气啦……”

安迷修却没有在意自己被打了,只是感叹自己的同学真好。果然女士们都是温柔美好的存在啊……




雷狮甚至连佩利的话都没听完就冲了出去。

“安迷修。”


安迷修猛地停住了脚步,他似乎在一边走路一边发呆,压根没看到拦在自己面前的雷狮,再走几步都可以撞到对方身上了。

“……你干嘛?”



“为什么被打?”
安迷修的眼神因为看见了雷狮显得有些不高兴,又透露出了困惑,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同班同学差点摔了,被我托了一下腰,她男朋友误会了。”
说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给雷狮听。

难不成雷狮会关心我吗?


“安迷修,你真是个白痴,你不知道解释吗?不知道反抗吗?我雷狮的对手,站着被别人打?”


……果然是我想错了。

他咬了咬唇,莫名烦躁道:“我又不是你的附属品,你管我干嘛?”
刚说完领子就被揪起来了,雷狮的脸在他面前放大数倍,紫色的眼眸中掠过的红光似乎代表他要烧起火来。
他没料到雷狮会生气。但生气的雷狮依然会带着那充满嘲讽的笑。
“你是。”

安迷修的瞳孔骤然缩小。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他放开安迷修,直接转身走了。留下安迷修一个人站在原地。

就像他们分手那天,雷狮看着离去的安迷修一样。




为什么?


……好痛苦。
被冤枉的那一巴掌甩的很疼,到现在脸颊泛红的地方还有星星点点的刺痛。安迷修怔怔地看着地板。
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明明不喜欢我。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啊?我打他你还劝我。”
“哪有啊,做做样子而已,我最喜欢的当然是你啊,而且在安迷修面前印象留好了他就会帮我任何事情,就当给你女朋友弄了个跟班啦~”
“哼,听起来不错。”
“是挺不错的。”

“雷…雷狮……?”女生犹犹豫豫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语气瞬间就不一样了。

被叫的人从墙头跳了下来,一把扯下自己的头巾,开始往自己的手上缠。
“你好啊,不过,上次我见你去酒店开房的时候,怎么不是你旁边这位?”
“哈?你他妈对我女朋友泼什么脏水呢?再说一次?”那男的立马就开始挽袖子了。
“你说再说一次就再说一次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他把头巾缠完了,“你猜我为什么要缠头巾在手上?”

雷狮笑了,歪了歪头,发出硌啦硌啦的声响。


“这样打爆你头的时候我会比较舒服。”






“听说了吗?那件事?”
“当然听说了啊!那女的男朋友还挺彪悍的,居然被打到住院啊,那个女的倒是没被打,但是也被吓个半死……”
“惹了谁啊啧啧,也好,那个女的我之前就看不顺眼,整天就知道抱有钱人的大腿。”
“谁知道呢?肯定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听说别人问是谁打的,那狗男女一个字都不敢说。”
“她之前不还想倒贴雷狮结果没贴成吗哈哈哈哈,我早就觉得她这样的人自作孽不可活~”

安迷修趴在桌上,别人都以为他睡着了,其实没有。
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向别的教室走去。


“雷狮,出来。”

雷狮坐在课桌上和小弟聊的正嗨,听见安迷修喊自己啧了一声,下地走过来时还顺便踹了一脚旁边的桌子。

他站在安迷修面前,拽得好像安迷修欠了他八百万似的:“干嘛?”
“我们去天台说。”




今天天台上的风格外的大,雷狮的头巾都被吹得扬起来很高。他眯了眯眼,开口道:“要说什么快点说。”
安迷修咬咬牙,问:“那个男的住院,是你打的吧?”

“是我又怎么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扇的是我的巴掌又不是你的巴掌,你为什么打了他?
他不敢这样问,望着雷狮的眼神却格外认真。


雷狮觉得糟透了。
他为了安迷修把那个女人的男友揍了一顿,安迷修却来质问他为什么。
他觉得非常不爽。
“你就觉得那个女人好是不是?”
“……”

安迷修反倒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些人说那个女生追雷狮,所以那个男的被打是因为那个女生吗?
已经讨厌到连我觉得好的人都要占有的地步了吗?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这下轮到雷狮愣住了。
“……什么?”
“……得了吧……够了,”安迷修攥紧了拳头,连声音都在发抖,“能不能不要再随意掌控我的生活了……”
“我……”
“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吗?……我……我从现在起不喜欢你了还不行吗?”

“……”

安迷修他刚刚说了什么?

“……你再说一次。”
“什么?”
“你再说一次你说的那句话。”
“我从现在起——”
“不是这句,”雷狮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上一句。”
安迷修也愣愣地看着他,重复道。
“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吗?”


“我不准。”
“……哈?你说什……”
好高兴。
雷狮冷静地分析了一下,然后极不冷静地吻住了安迷修。
嘴唇好软,舌吻一定更甜。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安迷修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换气,连要被吻缺氧了都不知道。身体有些发软,他下意识地抓住了雷狮的衣服。而雷狮的手也收得更紧了。


“连换气都不会吗?白痴骑士。”

“……?”
像被吻傻了似的,笨蛋。
“以后也要继续喜欢我,听到没有?”
“凭什么——”
“凭我爱你。”




安迷修花了好几十秒消化雷狮的这句话,然后就烧红了脸。

他扭头就走,从楼梯上快步走下去,留下雷狮自己站在原地。




雷狮望着安迷修发红的耳朵尖,心情大好地哼笑一下,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我先说好,我不懂怎样谈恋爱的啊。”

“有我就够了,关恋爱屁事?”




fin.
————————————————————

没有后记,单身贵族无话可说。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