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雷安】快递戒毒委员会(4)

总算把首坑完结啦……前三篇请走
1
2
3





————————————————————






“一点都不像你。”


雷狮被这样评价了以后,竟是哼笑了一声。
他倒不是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潜台词就是“你那样做会后悔的”,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有一位长辈聆听了这件事,一定会说:“还是太年轻。”

“没错,我就是后悔了。别跟我说什么早知如此,在向前看的方面我比你们超前的多。”


卡米尔也没等另外两个人说什么,就朝他点了点头,雷狮有得到认同,立马不再辩解,又扭过头去看对面的安迷修。明明是窥视猎物的姿态,活活被他表演的像块望夫石。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卡米尔在心里默默讲了,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安迷修和雷狮是怎么在一起的?
谁知道呢。

在不知道哪一天的一天开始,他们就突然开始交往了。因为太过突然,卡米尔还注意了一两个星期才确定。
也许是发现雷狮拿着手机的时候突然不横着屏幕打射击游戏而是竖着屏幕聊天,笑意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又或许是发现雷狮碰上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皱眉的时间变短了……
但这些都不足以为怪,主要还是有次安迷修躺在树下睡觉,雷狮偷偷过去吻了他的额头,仅此而已。

上帝啊。大哥亲了安迷修。他的死敌安迷修。
卡米尔吓坏了。
卡米尔也不知道该对谁控诉,总之另外两个分别有着两种意义上的没心没肺的家伙,显然不可靠,但他还是要说:我还是个孩子,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在他看来,雷狮亲了安迷修,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世界末日。虽然现在还没有。




他在大哥烦躁地放出的各种吩咐中提取的些许信息,简化一下就是安迷修先告的白,但是不知不觉中交往期间进入了空白期,几乎是冷战了,这样一日复一日,渐渐就没有更多交集了,交流开始变少。
最后是雷狮先后悔了。这让卡米尔很意外,由于是安迷修告的白,他下意识地把安迷修放到了被动的那一方。再说了,能让雷狮倒贴的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百年无一见的,偏偏安迷修就是。

好在大哥的做法证明了他还没有极度ooc,这样反套路的倒追也就他做的出来了。
卡米尔继续敲帖子,一边告诉自己,我才不是心脏的小孩。
不心脏。
也不是小孩。




“……雷狮,你怎么在这里?”
“我住在这个小区,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安迷修这会儿似乎觉得他是故意的了,但是又不敢妄下定论,只是皱着眉头移开了视线。
“哦。”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路旁是游乐场地,一时只听得见小孩打闹的声音。
安迷修把右手揣进运动服口袋里,咳嗽了一声,然后问他:“你最近……”
雷狮眯了眯眼。
“什么?”
“……没什么……”
“你想问那个爆料帖?”
安迷修的眼神瞬间惊恐,但马上又否认了:“不……”
“哦。”
他看着地面,似乎是不敢与雷狮对视,但后者投在地上的影子开始向他的脚边移动,安迷修下意识地往后推了一步。
雷狮也向前了一步。
“还是说……”
安迷修赶紧又后退了一步,可对方紧接着就跟上来了第二步。
“你在期待那些人推测的是真的?安迷修?”
“雷狮你听着……就算当初是我告的白——”
“他们说的没错。”
“……哈?”
雷狮对他的反应感到很不满意:“你这种反应不对,给我再害羞一点。”
安迷修想抄出他的武器跟雷狮决一死战。

“喂笨蛋骑士,被我雷狮倒追的机会可不多。”他紫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漫不经心的味道,“就算你逃避了一次,我也有两百种方式能重新进入你的生活。”
“惡党先生,你喜欢我哪里,我改。”安迷修诚恳地问。
“你太瘦了,屁股虽然很软但是摸起来实在没什么肉,其他地方都ok,腰也很好,就那里可以改一改——”
“……雷狮。”
“哎,安迷修。”
“决一死战吧。”

他们打了一架,最后是平手。但安迷修总觉得好像亏了。

忽略交手的时候揽在腰上的那只手还有差点就被碰到的屁股的话,应该是平手。




“回来了啊?咦,安哥你怎么了?”
“……一言难尽。”
沙发边的紫堂幻把他从头到脚观察了一遍,小心翼翼地评价道:“你现在像一位被凌辱了的良家妇女。”
“……”
金好奇地问:“什么啊什么啊?凌辱是什么啊?”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你们怎么都觉得我是小孩子啊!!我已经是成熟的人了好嘛!!我十四岁了!!”
“……”十七岁的紫堂幻觉得自己该去相亲结婚生子了。
“……”十九岁的安迷修觉得自己该去养老了。
“好吧,又是因为雷狮吗?”
“……对。”
“嗯……金,总之,我们现在知道安哥又有麻烦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应该要有所行动吧?”
安迷修从未觉得自己的室友如此可爱,他感动地看向紫堂幻,像在看一位天使。
“我觉得雷狮说不定会追杀到这里来,金,要不我们去凯莉那边避几天……”
安迷修:…………
“这样吗?听起来很有道理诶,你现在给凯莉打电话吗?那我把格瑞也叫去,我们可以一起玩飞行棋呀!”
安迷修:…………

“……我妈妈做了烧卖寄过来,听说有整整一批。”
“什么?!真的吗?!”
“假的,”他绅士地笑了,“简称妈卖批。”




果不其然,当安迷修又一次把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的时候,他也又看见了雷狮。
“……”
“……”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对方想问的,对方的回答,雷狮和安迷修心知肚明。




“现在帖子风向都已经变了,你看这几条我给你念念哦。”紫堂幻又开始棒读,“吐槽,我现在发现生活在这个片区网购是可以送狗粮的。”
“……”
安迷修趴在床上,不想说话。
“收快递的时候看见那对死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哦哦,还有这条,我他妈一个单身直男收个快递都要被基佬秀恩爱,我现在都不网购了,建议想买东西自己走路去,不然迟早被狗粮撑死。”
“……”
“我强烈怀疑这两位小哥是上帝派来阻止我网购的手的!”
“……”
“其实他们俩是快递戒毒委员会派来的吧?”
“对啦对啦安哥。”金吧唧着曲奇,含混道。
“……干嘛……”
“真的有这个委员会吗?凯莉说她也想加入……”
“……没有!!”

现在的人民群众都怎么了??
打架也算秀恩爱吗??


安迷修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求你至少别跟着我工作吧,我会被开除的。】

傻逼惡党:随你老板开,开了我养你。

……并不想要这种玛丽苏情节好吗??

【……并不需要……】
【我答应你,你把顺丰辞了,工作的时候别跟着我。】




雷狮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了。
“卡米尔。”
“啊?”
“做得不错,那个蛋糕我给你订了。”
“!!!!”

卡米尔感动得热泪盈眶。
终于不用做楼主了。
可以吃蛋糕了!!
感谢主!!感谢安迷修!!


————————————————————


“我之前也没有说过分手啊。”
“我也没有好吗……”
“那我们为什么分手?”
“鬼知道啊……雷狮我在炒菜你把手从衣服里给我拿出来!”
“那做完饭就可以了?”
“……不可以。”

雷狮出乎意料地没惹他,就只是从背后环住了安迷修的腰,温热的气息轻轻打在他的耳边,弄得他耳朵痒痒的。
“耳朵尖红了,安迷修。”
“你闭嘴……”
“好。”


————————————————————


“对,他下午三点半会来给你送快递,我会在他之前拿包裹给你送……到时候我跟他发生了什么就尽管写进去好了。”

“没有什么要求……就……单纯地吐槽就好了?只要让论坛的人注意到这件事就可以了。”

“是啊,我倒追他……不要告诉别人哦。哈哈哈谢谢,真是位善良的小姐啊。”




“嗯?称呼吗?不用叫安先生,就叫我安迷修吧。”









fin.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