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刀最好了(??)

安迷修把嘴里的血咽回去一些,却还是抑制不住地从嘴角流出来。他伸出因为跪坐在地沾满尘土的手,抓着雷狮的黑色高领扯向自己,声音因为生命力的流逝越发虚弱。
“雷狮,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

“好。”
安迷修怔了怔,有点意外。“你……”
雷狮一把拔出插在胸膛上的刀扔在地上,带着鲜血洒落一地,用力把安迷修用手臂勾过来,贴着他的耳朵说。
“安迷修,下辈子,做我的人吧。”
眼里好像有什么滚烫的东西要溢出来了。安迷修抵在他的肩膀上,疲惫地闭上眼睛。

“好。”

评论(9)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