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为什么作者连武器也不放过?

“呐,安迷修大人做的小蛋糕,刚烤好的。”

“流焱?”凝晶歪着头把脸凑到流焱面前,水蓝色的马尾垂在脑后,“不吃吗?安迷修大人做的很好吃。”
流焱瞪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地说:“感觉上火了。”
“上火?我记得……那个什么菊可以治清热?”
“不是那个上火啦……”
“那是什么上火?”
“……”他叹口气,揉了揉凝晶的头发。凝晶的性格很单纯,化为人形的时候,就像一个随时能被拐骗的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正因为如此,流焱才从不跟她说自己心底那些子事,反正说了她也是不懂的。
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打掉他的手,捂住额头朝他翻白眼:“不要把我的刘海搞乱!”
“……”


流焱觉得他遇到了剑生以来最大的敌人。
敌人的名字叫雷狮。

最喜欢吃的东西是熔岩巧克力。
最讨厌吃的东西是胡萝卜。
最仰慕的人是安迷修大人。
所以,最讨厌的人是雷狮。
在流焱心里,安迷修大人充满了正义,扫除邪恶势力的样子是那么的英俊潇洒霸气侧漏,对女孩子们又是那么的温柔。
请问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人?!
但是这一切都被那个叫雷狮的惡党打破了。
这个雷狮总是不断地找安迷修大人的麻烦,并且一次又一次挑战安迷修大人的底线——流焱觉得孰可忍,流焱不可忍。
安迷修大人无数次握着他和凝晶擦过雷狮的侧颈,但每一次都战斗到一半停了下来。
安迷修大人一定可以痛扁雷狮一顿的——他为什么不打了呢?为什么只是看着这个可恶的家伙呢?
流焱在安迷修的手里,看不见主人的表情。

如果他看得见,一定能看到安迷修脸上不明来由的红晕。




流焱曾问过凝晶:“你不觉得雷狮很讨厌吗?”
凝晶舔了舔嘴角的饼干屑:“还好吧,他打架确实厉害。”
“可他老来找安迷修大人的麻烦。”
“唔,我打的挺开心的啊,”凝晶说着又拆开一包饼干,“之前遇到的埃米先生跟我说有一个叫扫雷的游戏特别好玩,现在想想他说的很对,扫雷狮确实很好玩……”
……阿晶,这不是一个东西。




这天安迷修带着他俩走在路上,半路又被雷狮给截了。
“没带你的亲友团?”安迷修问道。
流焱感觉到安迷修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
“没错,就我一个人。”
流焱觉得雷狮的语气一如既往地讨打。
安迷修皱了皱眉,“你又在打什么算盘?”
“没打什么算盘。拿武器打打烦了,想用拳头。”对方勾起唇角,“怎么,怕了?”
“正义不会向邪恶屈服,我希望你明白。”
“好啊——”
雷狮把雷神之锤扔在了一边,张开双臂。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正义有多伟大——骑士。”

“安迷修大人——”

安迷修死死盯着雷狮,每到这种时候,他的脸上都不再有温柔。他单膝跪地,稳稳地把流焱和凝晶放在地上。
流焱想说什么,但是安迷修说:
“不会有事的。”

他走向在远处依旧张着双臂的雷狮,步伐渐渐加快。如果不是那已经起势握紧了的拳头已经举起,这看起来就像一个即将到来的重逢的拥抱。
凝晶已经化成了扎着蓝色马尾的女孩的模样,坐在地上含起了棒棒糖:“安迷修大人和雷狮,真像是一对天生的冤家……”
流焱也已经化成了人形。
他站起来拍拍尘土,死死盯着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人。
“感觉上火了。”
他说。


他想好了,如果形势对安迷修有一点不利,他就冲上去护住安迷修。


这时,雷狮抓住了一个空档,一拳就朝安迷修挥了过去。
不行!——
“哎,阿焱……”
流焱几乎是同一时刻就冲了上去,但是手腕就被一把抓住了。
他来不及想是谁在阻挠自己,下意识就往主人那边看。安迷修反应很快地用手挡下了那一拳,连退了好几步,两个人打分开了,都喘息着瞪着对方。
流焱担忧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着自己的那个人扣住了下颚,视线被强行扭转。
“你……”
“插手是要破坏游戏规则的,小家伙。”
他被迫注视那双紫色的眼睛,生气地反问:“你是谁?”
“我?”

对方歪了歪脑袋,玩味地打量着他的脸,长长的发丝从白色披风上垂下来。拇指不轻不重地碾过流焱的下唇,流焱不自在地偏过头,却又被扳了回去。
“看着我。”
“……放手……”
凝晶在旁边有些手无足措,“……这位先生,流焱他没有恶意……”
“哦,你叫流焱。”男人贴近了他的脸,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在流焱的皮肤上,有些痒,“听好了。”




“让雷神之锤放过他看上的东西,不可能。”








————————————————————


欢迎收看系列作之二《我的武器比我给》!(búshì)
第一篇应该算是《我的配饰想搞事》,写的是雷狮的头巾和安迷修的领带…(你疯了吧)
不知道会不会有三₍₍ ง⍢⃝ว ⁾⁾

评论(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