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草淡】是草薙撩不动了还是你淡岛飘了




含微量伏八。


———————————————




淡岛世理一个星期没来过吠舞罗了。

草薙出云被八田傻愣愣地问起这回事的时候,脸上堆满了强颜欢笑。
“为什么不问问伏见猿比古呢?”
他做了最后一丝挣扎,反手给了这小年轻一刀。

但是八田美咲骤然升温泛红的脸压垮了草薙最后的稻草。
“臭猴子又不是神奇海螺我干嘛要问他……”
草薙出云干巴巴地露出慈祥的微笑。

妈的死给。




事情起初是因为红豆沙。
草薙出云一再跟自己这位冰山小女友解释酒吧不进红豆沙这种材料,结果不知为何点燃了女友的爆点,淡岛世理抄起了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一走就是一个星期,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去办公处找也不见,说是忙得很。


宗像礼司抿了一口杯里的东西,然后平静地告诉他,他调酒技术退步了。
“不好意思。”他嘴上对女友的上司说着,脑子里却想着别的。

宗像推了推眼镜,也没再说话,搅着杯里像是今日特别赠物般的绿豆沙,心情复杂。不过他的脸色却丝毫不变,保持着高冷的口吻决定挽救一下自己的胃。
“草薙先生被绿了吗?”
“我被绿了?!……”草薙出云像是被什么从别的世界里拉回来了,“怪不得……”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我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宗像礼司顶着面瘫脸,内心翻江倒海。
怪不得淡岛没有去找草薙出云,原来是自己的女下属有了新欢吗?
他充满同情地看着擦着杯子快要灵魂出窍的草薙出云,感慨地喝了一口。

然后立马开始同情自己。




伏见猿比古经过淡岛世理的办公桌的时候停了下来。
淡岛世理头都没抬,问:“你在回忆什么?”
“Misaki……”
“……上班的时候收起你的厨力,求你了。”
“……问你去哪里了。”

淡岛的第一反应不是“八田美咲为什么会提起我?”,而是“糟糕。”
面对自己的上司,伏见猿比古一边等她的回答一边毫不留情地用杀人的目光疯狂穿透着淡岛世理。

淡岛联想了一下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但是事出紧急,她只好强行解释道:“应该是谁让他问的……”
“草薙出云。”
“诶?”
“你一周没去吠舞罗了,”伏见完全没在看她,注意力都飘到了窗外,“而且你们压根就没有出去约过会。”
“你怎么会知……”淡岛脱口而出又迅速戛然而止。
伏见猿比古用怜悯的眼光看向了自己的上司。
“Misaki跟我一起出去的时候,”他不知道是特意还是厨力指使,'一起出去'几个字说的格外的重,“跟我说草薙出云除了任务和调酒没去过别的地方。”

淡岛世理干巴巴地露出慈祥地微笑:“这样啊。”

妈的死给。




她好像……的确一周没去过了。
淡岛世理可以认真地解释,她是真的忙到忘记了去找草薙这回事。
“我是忘了……”
伏见用上级怜悯的眼神望着她。
“我只是……”
伏见用特上级怜悯的眼神望着她。

“算了,”淡岛世理直起腰背,愤怒地往旁边一指,“你给我滚去工作。”




草薙出云从八田那边得到了“只是忘了”的消息的时候,竟然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被绿。”
“出云哥这个恋爱为什么谈的一点都没有地位的样子?”镰本塞了一嘴的薯片含混道。
“请你出去。”
草薙出云干巴巴地露出慈祥的微笑。




淡岛世理推开吠舞罗的门的时候,正正好好就对上了吧台那头草薙出云的目光,事实上是她的高跟鞋出卖了她毫无预兆的到来。
“能为美丽的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请不要介意地随心点单吧。”
草薙出云特高兴。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马丁尼加……”
“加红豆沙对吗?好的,请稍微等候一会儿。”

淡岛挺直的腰背和公事公办的面部表情都与过去无异,只有藏在吧台下的手指暗暗绞在了一起。
“……出云。”草薙把调好的东西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小声唤了男友的名字。
草薙出云条件反射“嗯?”了一声,随后就被这亲密的不得了的称呼震得满脸受宠若惊。
“我不是故意不来的……我太忙了,忘记了。”

淡岛世理和草薙出云交往了三个月,但她总是在工作中忘记了自己处于正在恋爱的状态。
说实话在交往前草薙就会没事撩撩自己,交往后也是一样的。可以说之前的那段时间两个人之间什么都差不多了,就差一个男女朋友的关系而已。
她越想越觉得抱歉,打算说些什么,但草薙出云已经开口了。

“我理解小世理啊。”
淡岛张了张嘴,又闭起来,手指绞得更厉害了。
“只要做些跟交往前不一样的事情,小世理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健忘了呢?”
“诶?”

“世理,”
草薙出云把女友的碎发勾到耳后,眼底满是温柔。
“来接吻吧。”





fin.
———————————————
一篇草淡的自我满足(哭嚎)

评论(1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