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逃

食桃尝到了甜头

【雷安】以食为爱

故事从一家关东煮小店说起∠( ᐛ 」∠)_


———————————————


民以食为天,我以食为爱。






他很喜欢这一家关东煮。

这一片并不是什么发达的地带,因此人烟稀少。安迷修在一个夜晚到达这里,一眼望去灰蒙蒙的,只有这里散发着淡淡的光。
人少,因此安静。他便停留在此地。

走近看的时候,橘色的电灯泡挂在屋檐,窗台前有高于地面的宽台阶,摆着几把木质高脚椅。


“你好。”

店里的人戴着白色口罩,抬头看他一眼,又往汤里扔了几串香菇。
安迷修眼睛一下就亮了。
“请问我是自己拿就可以了吗?”
那人终于开口:“自己拿纸杯,签子上有名字,吃完了拿剩下的签子算钱。”
“好的好的,”他立马就拿了那几串已经吸饱了汤汁的香菇,再顺带了几串魔芋结。

要不再来几块白玉萝卜吧?这样想着,又重新拿起勺子去捞。
“没签子的用另一个杯子装,装完记了价再吃。”店人凉飕飕地又飘过来一句。

安迷修呆呆地应了声“哦”,眨着眼睛看向店里。
明明背对着自己串食材,却知道我在捞白玉萝卜……

不会有脑后眼吧。
他恶寒地想起《哈利波特》里被附身的奇洛教授。


“你在想奇怪的东西吗?——客人。”
“啊、啊?!没有啊!”




直到在这个地方停留,安迷修都一直在前行。

“但是我要去哪呢?”
他趴在出租屋的地铺上,戳起了枕头。


他在前行。
可是他不知道终点在哪。

那时安迷修醒过来以后,经常会拍拍心口,然后想,我的心里,好像没有东西了。





他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比如和谁去了什么地方玩,大学和谁一起去上课,但是却看不清梦中任何一个人的脸。
简直毛骨悚然。

安迷修在这个城市的繁华地区找到了打工的地方,但从不忘下班以后跑到这家关东煮来。只有在这家不知为何散发着温暖味道的店里,他才能安心下来。

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个冷冰冰的店人就是老板。

“老板你为什么在这里开店呢?”
老板的不回答已是常态,安迷修知道对方没有烦的意思,就是不爱开口,就自顾自地说:“明明你的关东煮很好吃,但是这里地方太偏了,不会不好做生意吗……”


“我在这里开是有意义的。”老板总算正眼看着他。

哦……有意义啊。

安迷修笑了。“真羡慕你们做事有意义的人。”


老板没低下头去,却也没接话,像是在等他接着讲。他觉得也无所谓,就一边吃一边讲自己的故事。

最后他总结道:“我是一本被撕了页的日记本。”


“不想想起之前的事吗。”

“嗯……还蛮好奇的,不过想不起来的话,顶多只会遗憾一点点吧?”安迷修说,“不好意思——应该有鱼卷吧?可以来一份鱼卷吗?一直没有吃过,突然想尝尝味道了。”
“不进鱼卷。”
“咦?为什么?鱼卷明明是人气商品。”
老板的口罩下的脸应该是板着的,他小心翼翼地想。
“我不进也是有意义的。”

……老板,以后是不是问什么都会说是因为有意义……
我可是几乎倾尽衷肠啊……
安迷修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那好吧,来几块鱼肉山芋饼!”

“鱼肉山芋饼也没有。”

“咦?!”


毕竟,别人的故事要么是长篇画卷,要么是硬壳精装。而自己只是被撕页的日记本,是不能拿来等价交换的。






蓝光……
为什么会有蓝色的光?

【安——迷——修,醒醒,要迟到了。】

是谁在说话?
他想问,但是开不了口。
【再不醒本大爷就要掀你被子了啊——给你十秒钟——】
是谁……
【十……秒……钟,掀啦——】


【谁数秒像你那样数啊!!】
安迷修听见自己这样说。

【我啊——蠢骑士。】






突然地坠落感让他惊醒了。
“呃…咳……”
喘不过气来……

“什么啊……”

他低低地说了一句,像是在问停留在窗外枯树上没睡着的乌鸦。




第二天他还是去了那家关东煮的店,甚至还要了杯清酒。
安迷修的酒量不算很好,几杯下来脸上已经有了酡红,他絮絮叨叨地把老板当成了树洞,讲打工的事情,讲遇见过的趣闻,讲自己在街上救过的女士,什么能讲的都讲。
他还讲了昨晚的梦,“真是奇怪啊,我没跟谁一起住啊……”

“老板……你有做过这样的梦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但我做过。”
他迷迷瞪瞪地瞅着老板。
“……啥……听不懂……”


“老板啊……你……试过心脏里……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吗……”




后面的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老板答了什么,有没有回答,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听打工的同事说,是那关东煮老板用他的手机打电话让人送回去的。
“酒量可真够差的啊,好险那老板是个好人。”

的确是个好人。
虽然不怎么开口,冷冰冰的,总让人觉得惹了他生气,但是总会认真听人说话。安迷修是这样想的。
其实心里是个挺温暖的人吧。


“说起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吃海鲜,你去不去?”
“嗯?”安迷修回神,“好啊。”




点了蟹、虾,几只鲍鱼,还有扇贝,一条斑鱼,端上来的时候那香气和色泽令人神往。同事们很快就抄起筷子抢起来,谈笑声此起彼伏。
安迷修转着餐盘,决定先去夹一点没什么人抢的斑鱼。

果然像同事说的那样好吃,不愧是饱受好评的海鲜店。鱼肉鲜甜,他吃了好几块。

“哇,真的很好……吃……”

他还没对同事说完,眼前一黑。




醒过来的时候,护士就站在床边。
“醒了啊病人?”
“……那个……”安迷修问,“我得了什么病?”
“你不知道你有海鲜过敏吗?还去吃海鲜,真是服了。你们这些人啊能不能好好爱惜生命?”

……海鲜过敏?

“好在红疹已经消掉了。对了,有个人来看过你,说是认识的人,医疗费他已经付清了。”
“啊?是我同事吧?”
护士抱着记录板,回忆道:“……黑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好像是吧?他来了之后就开始晃你,说什么再不起来就掀你的被子……长得还挺帅的,就是行为有点幼齿……”

安迷修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


“我……可以出院了吗?”
“可以啊,红疹已经消掉了……哎,别跑那么快啊,小心地滑啊病人!”




他几乎是跑着到关东煮店里来的。安迷修的腿有些发软,但并不影响他的行动。他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

店里那个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串着食材的身影转了过来。

他的心跳因为剧烈运动而快速跳动着。
“你、你知道我有海鲜过敏?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进鱼卷?为什么你从不进我不喜欢吃的东西?”


关东煮店的老板还像往常那样戴着口罩,只露出黑发下的紫色眼睛。




那双在梦里见过无数次的紫色眼睛。







“因为你就是我的意义,蠢骑士。”








fin.


————————————————

今天也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ᐛ 」∠)_

评论(8)

热度(102)